霍胤:「……」

望著還要給自己穿衣服的弟弟,小傢伙暗暗發誓,回去后,一定要趕緊學會這些。

兄弟倆都穿好了,小若若還沒醒,兩人便從卧室里出來了。

「媽咪肯定是累著了,昨天帶我們玩了一天,這樣,我們下去買早餐,今天早上就不讓媽咪做了,讓她好好睡一下,好不好?」

「嗯。」

霍胤立刻很贊同的點了點小腦袋。

於是兩個小傢伙拿著錢后,就小手牽著小手一起出了門。

這個地方,其實也挺方便的,樓下出去就是老城區的街道,那裡賣什麼的都有,溫栩栩當初選擇般到這裡來的時候,就是因為這個。

墨寶帶著哥哥來到一家早餐店。

「霍胤,你想吃什麼?」

「……」

霍胤低頭望著臟髒的地面。

他從來沒有來過這種地方,對於這樣的環境,從小就養尊處優的他,難免不適應。

哎!

墨寶嘆了一聲,自己進去了。

「老闆,我要這個包子,還要油條,還有奶噢。」

「好嘞,小墨墨,你又來買早點啦,你妹妹和媽咪呢?」

這些街坊都是認識墨寶的,看到這漂亮的小男孩來買早餐后,一邊給他拿著東西,一邊跟他十分熱情的聊了起來。

墨寶就隨意的扯兩句。

幾分鐘后,當兄弟倆出來,小手裡已經滿滿的提了一大袋東西。

「回去吧。」

「好。」

霍胤點了點頭。

可就在這時,一輛黑色商務車忽然從這條街的盡頭開了進來,看到了兩個小傢伙,馬上,車裡的人油門一踩就過來了。

「林叔叔?」

霍胤十分眼尖,看到了這輛車后,馬上認了出來。

沒錯,來的這個人,正是林梓陽![] 就這樣,羅華也沒人挑戰,安安靜靜的在擂台中央靜坐着,百無聊賴的撥動手中的三尖兩刃刀,觀看剩下九十九人之間的廝殺。

畢竟他們可以讓羅華這種實力可以碾壓他們的一個名額,但對於那些勢均力敵,或者說實力強的有限的,爭鬥是難以避免的。

九十九個參賽者爭九個名額,每一個參賽者都是從預選賽中崛起的天之驕子,打鬥之精彩,讓羅華看的有滋有味。

「可惜沒有瓜子和可樂。」

羅華的目光先是放在一手石棍,獨戰群英的石樵,然後轉移到腳踏巨劍,身後懸浮着數十柄懸空飛劍的精神念師辭泱,忍不住有些遺憾的念叨道。

混戰也就持續了五分鐘,五分鐘后,原本一百人滿員的擂台上,只剩下寥寥十幾人。

這十幾人,每一個都是領域七重以上的天才,在彼此忌憚的對視中,一名精神念師突然苦澀的笑了笑,然後猛的暴起,其控制的念力兵器在恆星級九階龐大念力的催動下,瘋狂朝着羅華湧來。

很顯然,這名恆星級九階的精神念師看了看四周的敵我差距后,很清楚的知曉自己晉級的可能性幾乎為零。

總歸都要被淘汰出局,被擂台中的最強者淘汰,最起碼說出去后還能有點顏面。

另外這人還抱着一絲絲幻想,畢竟羅華的戰力,他們只在其通過預選賽后,查閱的資料中看到過,真正戰力達到什麼等級,誰也不知道。

萬一,預選賽中,羅華只是運氣好,沒有遇到足夠強的參賽者呢?

這人也知道這個的可能性近乎於無,畢竟以資料中羅華的囂張和肆無忌憚,不可能有這種概率,但拿一個必然的結果去賭一個可能,這波很明顯,怎麼算,都不虧!

「這是放棄抵抗了啊。」

羅華望着迎面衝來的精神念師,起身,三尖兩刃刀握於手間,體內微型宇宙所帶動的原力瘋狂湧入三尖兩刃刀之中,然後猛然朝着衝來的精神念師揮去。

「不!」

三尖兩刃刀揮舞的方向,一道白芒浮現,輕鬆擊潰精神念師防禦過來的念力兵器,然後貫穿其頭顱。

結局很符合常理,這名暴起的恆星級九階領域七重的精神念師,無論是在哪,都稱得上一句絕對天才,但在此時,被羅華輕而易舉,一擊秒殺!

剩下的十餘人,本來也有跟這名精神念師一個想法的,見此情景,也紛紛放棄。

被最強者擊殺和在最強者手下被輕易揉捏,這是兩碼事,前者還能挽回些許顏面,後者是丟盡顏面。

哪個天才心中都有一股子傲氣,被人輕易揉捏,隨意擊殺,他們當中大多數人,應該是受不了的。

又是兩分鐘后,擂台上,除開羅華外,終於只剩下九個人,羅華他這組的擂台混戰,到此時,正式結束!

羅華隨意瞄了一眼四周,石樵、庫爾德、辭泱這仨領域九重的大佬很顯然都還存活着,剩下的六名,除了一個是領域七重外,其他五人都是領域八重的。

領域雖然代表不了戰力,但是他可以直接影響你的戰力。

「羅華,擂台一對一,我倆再打一場!。」

臨近傳送之時,石樵望着羅華的身影,忍不住說道,言語中,眼中閃爍戰意。

「那我期待咯。」

羅華沒有在意,不過考慮到畢竟與石樵有過並肩作戰的交情,出於禮貌,還是回應過去。

「阿華。」

剛剛退出虛擬宇宙,身後響起熟悉的聲音,羅華轉身望去,正是自己嫂子徐欣。

「嫂子?怎麼了,我哥呢。」

羅華笑着回應,見其指著客廳后,便點了點頭,然後大步流星般走進客廳。

「阿華。」

「羅華。」

又是兩道熟悉的聲音,一道自然是羅華的便宜老哥羅峰,而另一道,則是有過一面之緣的界主布特阿什卡,不過這些都不是主要人物。

主要人物則是布特阿什卡身後站立着的一名中年男人,面上無須,一雙紫色的雙眸淡淡的盯着羅華,透露著一股無形的意志威壓。

「不朽神靈?乾巫宇宙國派遣過來的?」

羅華承受着這股無形中的意志威壓,很輕易就猜測出來人的身份。

這個地界,能派遣不朽神靈當傳話員的,除了五大巔峰勢力外,也只有地方上老大哥:乾巫宇宙國。

或者也可以說是乾巫道場。

「不錯。」

這紫瞳長發的中年男子看了看咬牙堅持的羅峰,再看了看一副輕鬆寫意的羅華,微微點頭。

「羅峰羅華,我給你們介紹一下,這位大人名叫昆沙羅,是來自乾巫宇宙國的一名偉大的不朽神靈。」

果然,正如羅華所預料的一般,白髮老者布特阿什卡緩緩說出了紫瞳長發的中年男子的身份,羅華砸吧砸吧嘴,面色平淡,不過心中閃過些許不屑。

沒記錯的話,這個昆沙羅人品好像不咋地,至少有三個以上的不朽神靈被其坑過,也可以說是一個賣假貨的坑比。

而且不朽神靈也分三種境界,分別是軍主、封侯、封王,這昆沙羅只是一尊軍主級不朽神靈,不朽不滅都稱不上,畢竟其連不死之身都沒有掌握。

不死之身沒有掌握,被擊殺可以說輕而易舉,這種境界的不朽神靈,也就是在壽元上有優勢。真實打起來,還不一定能打得過洛那個巔峰界主呢。

不過羅華知道這些,羅峰可不知道,不朽神靈在他眼中,是絕對高貴的存在,就連召開無數星系都黑龍山帝國,在一名真正的不朽神靈面前,也要屈從!

這是何等的強大?

而此時,永恆不滅,開天闢地的不朽神靈,竟然來和自己相見?!

「拜見神主。「

羅峰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,羅華也跟着微微做鞠。

「嗯。」

昆沙羅微微點頭,逐字逐句的講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,跟羅華兄弟二人講解了一下一對一擂台賽後面,真正的宇宙巔峰天才戰的規則后,便開始招攬二人加入乾巫道場。

「如果晉級失敗,則是必須加入乾巫宇宙國,以你兩兄弟的天賦,足以進入乾巫宇宙國的秘境:乾巫秘境……」

言罷,昆沙羅的身影一滯,緩緩消散。 冰冷的遺體,嚴肅的場合,沉默的氣氛。

周逸的心臟狂跳,產生了一種難以用言語形容的緊張感,哪怕此人的死亡,和自己毫無關聯……人又不是他殺的,可依舊緊張。

人是社會性的動物,可能是共情所致。

如果將靈能集中在眼睛上,能夠看到其腦袋的部位,縈繞著一股淡淡的黑色氣息。

這便是人類在強烈的情緒波動下,瀕死一刻產生的最終執念!

靈魂消散了,執念卻留了下來,留在了這個世界。

不過,這股執念的強度,還遠遠不足以成為真正的「念」。即便周逸目前的靈能強度不算太高,也足以將它驅散掉了。

在靈能的作用下,黑色的氣團慢慢變成了一股白霧,消散在空氣中。

一股冰冷的力量,沿著手指尖,傳遞到腦海當中。

他微微皺起眉頭。這是精神反噬,驅散執念所必須承擔的代價。

隱隱的,能夠感受到這位年輕人最後的關頭在想些什麼。

可能因為自己也知道,殺人要償命,這是天經地義的道理,死到臨頭,小徐倒也沒有太強的怨恨。他只是在悔恨,自己一時衝動就殺了人。

要是當時留點餘地就好了……頂多只是關上幾年,不至於被判死刑。

唯一愧疚的就是自己的母親了,白髮人送黑髮,最大的人間悲劇,還有那個可愛的妹妹再也見不到哥哥了……

或許再過幾年,妹妹找到了丈夫,就把自己給遺忘了吧……這也是好事,女孩子總是要嫁人的。至於自己,死都死了,忘了就忘了吧。

又回想起了初中上學的時候,總是貪玩,不努力學習,時常挨罵。

母親罵的很兇,說他考不上高中,就只能去廠里上班,沒有前途,一輩子呆在鄉村!但那時候,他並不懂事兒,依舊貪玩。晚上逃出去上網,是他最大的快樂。

在初三的時候,小徐第一次了解到了母親節這回事。

老師教育他們,五月的第二個周日是母親節,要買一支康乃馨送給母親。